听秦晖的《中国思想史》讲座

作者: loaf 分类: 随笔 发布时间: 2016-03-14 22:11

以前没有看过秦晖老师书籍,前几天无意中得了他的《中国思想史》的音频。一听之下,到是学到了不少新的知识。
他的观点比较有趣,听起来,我想他把中国思想史分成三段,第一段是秦之前,那是儒家理想的三代之治,第二段是秦之后到清末,那是一个儒家不得不屈服于皇权的异化的儒家,为苟延残喘形成了一个明儒暗法的社会,真实的儒家只能在心中留下三代之治的理想种子。第三段则是在清末以后,放眼看世界后,中国儒家在西方,尤其是在美国,发现了更符合三代之治的政体,所以一下子就投身于自由主义的怀抱。这可以说是新儒家了,之所以说新,是与近二千年的皇权独裁期间的儒家相比,但秦晖认为,儒家的内心,对恢复周礼,对“三代之治”的追求,从来没有中断过。所以更准确地说是,儒家与西方的自由主义在某种程度发上发生了思想上的共鸣。
通过对《韩非子》的解读,秦晖认为,法家所谓的“法律面前人人平等”只是在皇权面前,所有人“平等”地卑贱。而且从来是以残民为手段维护皇权,无论在哪种意义上都是最邪恶的统治之术。而对于墨家的无私,则是以牺牲个人的自由和权利来实现的。事实上,秦晖是把现代意义上公认的正义标准,用儒家的观点重新解释了一遍,而且解释的很有道理。
我发现秦晖并没有对“三代之治”做过多的解读,因水平所限,我理解的旧儒家的理想社会,一是封建,二是每个人的权利和义务都是有边界的。所谓“我主人的主人不是我的主人”。儒家在整个中国历史上对上古尧舜的歌颂和怀念,可以说是”大一统“帝国独裁统治的一种暗地里的不满。这种说法是可以自圆其说的,但按这种说法,儒家作为近2000年中国历史上的显学,做的却一直是为民众向皇权争自由的代言人。与皇权是争,与皇权的的爪牙法家,则是斗。听起来总有点黑色幽默的感觉。
还有,就是在清末以后,各种资料都说明了中国社会之所以一下子膺服于西方力量之下,并不仅仅是因为被西方的武力所震撼,而是儒家的自主选择,但他证明的太充分了,以致于很难解释中国人最终的选择却是共产主义。
我的疑问只能说明我的无知,所以,我决定先把秦晖的所有著作看一遍,首先从《走出帝制》开始,毕竟禁书更有吸引力。